当前位置:tiebao搞笑翻天印
翻天印
2022-08-06

1.摘星手

杨九翼领着弟子直奔蚩尤坂,准备挥刀挑战九幽教的教主黑霸,夺得这届武林盟主的宝座。可他刚离开渔樵山庄一百里,抵达四方镇住店的时候,却夜遇煞神叶孤。叶孤一挥手,翻天印正中杨九翼的脑门,杨九翼的额角皮肤上当即被翻天印的印泥盖上了“沽名钓誉”四个通红的大字。

杨九翼当时气得惨叫一声,呕血晕倒,被弟子们用马车送回了渔樵山庄。杨九翼的女儿杨胜男忙将父亲送到密室中静养,当她问起事情的经过时,杨九翼紧闭着双目,一句话也不肯说。

杨胜男将跟随父亲去蚩尤坂的八名弟子叫到一起,问:“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难道我父亲的武功真的抵不过叶孤的出手一击吗?”

杨九翼的功夫不敢说天下第一,但在武林中也能排进鼎甲前三。在杨胜男的逼问下,其中一名弟子讷讷道:“师父和叶孤动手时是夜晚,当时我在客栈的院子中,只见一道白光,叶孤的翻天印就印在了师父的额头上!”

杨胜男听完,心中不由得冒起了一股寒气,连杨九翼都架不住叶孤一招,她就更不用说了。但杨九翼无子,只有她一个掌珠,如今父亲受辱,她就算硬着头皮也要为父亲讨个说法。

杨胜男给父亲留下一张字条,便离开了渔樵山庄,策马去向山下的太乙镇。

太乙镇悦来客栈的后院中正在进行一场酣战,九名涿州府的捕快将摘星手尹小飞围在了中间,捕快们用手中铁链布下了擒贼捕盗的天罗阵。眼见九条铁链渐渐合拢,尹小飞在劫难逃,杨胜男恰好赶到。她怕暴露身份,便折了根枯树枝作太乙针,对着阵眼处的一名老捕头射了过去。

枯枝射中了那名老捕头背后的穴道,他手一哆嗦,正准备击向尹小飞头顶的铁链“啪”的一声打在了旁边捕快的身上,捕快们的阵型立刻乱作了一团。尹小飞趁此机会跃上房脊,尔后跳上杨胜男的马背。尹小飞驭马,两人狂奔出镇,很快逃脱了捕快们的追缉。

二人驱马来到了荒郊外一座年久失修的土地庙前,下马之后,杨胜男回过身来厉声质问:“尹小飞,你又做什么案子了?!”

尹小飞毫不在意地说:“我只是在涿州府最大的银号盗了一张三万两的银票!”

这个尹小飞对貌美如花、脾气火辣的杨胜男非常心仪,杨胜男对尹小飞也有好感,但杨九翼却因嫌弃尹小飞行为不端,拒绝女儿与他交往。

杨胜男一听尹小飞竟敢窃取银票,气得她挥起粉拳,朝他头上打去,尹小飞一闪身,头上的软帽就被杨胜男一拳扫落在地。尹小飞的软帽原先压得很低,遮住了额头,如今帽子落地,露出了额头上翻天印的印记——“无耻宵小”。杨胜男诧异地问:“这,这是怎么一回事儿?”

尹小飞是个非常有正义感的侠盗。武林之中,受叶孤翻天印荼毒的人比比皆是,尹小飞决定伸张正义,夜盗月华山的鬼洞,准备窃取翻天印解药,不想却被叶孤发现,并被他在脑门上印了“无耻宵小”四个字……

杨胜男之所以找尹小飞,就是想借助他的力量去月华山窃取翻天印的解药,去除杨九翼额头上“沽名钓誉”的印痕。尹小飞听杨胜男讲完,将胸脯拍得“砰砰”响:“你的事就是我的事,有了上次失败的教训,这次盗药一定成功!”

说罢,他一脚踢翻了庙内的供桌,从供桌下面的砖洞中取出一个沉甸甸的包袱来。两个人想要到月华山窃药,无异于虎口拔牙,尹小飞盗窃银票的目的,就是想花重金请江湖高人为他制造几件能制得住叶孤的独门利器。尹小飞有备而来,看来叶孤的末日就要到了。

2.雪山猱

翻天印一共有九颗,每颗上面的字都不一样。它虽不是一件致命的武器,但却令人心生畏惧,因为印泥一旦印上就无法洗去。那些字被印在武林人士的额头上,即使是用刀圭之术割掉染字的皮肤,那鲜红的字迹依然会留在皮肤下面的骨肉里,成为一生抹不去的耻辱。

杨胜男之所以让尹小飞帮她窃取翻天印的解药,目的有两个,一是为了解杨九翼之难,另一个,则是想借此机会让杨九翼对尹小飞改观,同意她与尹小飞的婚事。

尹小飞是聪明人,这里面的干系他哪能不明白?故此,这次窃解药的行动,他分外卖力。

三百里的路程,两个人骑马一天就到了。午夜的时候,他们潜行至月华山的半山腰,并在一座隐秘的断崖旁找到了叶孤的老巢——鬼洞。

杨胜男本以为鬼洞外定是白骨堆积,骷髅遍地才对,可面前山花茂盛,翠竹殷然,还有石桌石椅井然有序地排列着,根本不像是一个武林魔头的住处。再朝紧闭的门洞上方一看,赫然写着两个斗方大字——归洞。

尹小飞见杨胜男目光中露出了疑惑,忙说:“胜男,你千万不要被归洞的雅致所迷惑。叶孤毁了你父亲的武林盟主之路,就证明他是一个十恶不赦的魔头!”

他递给杨胜男一个重金打制的五焰筒,告诉她,叶孤每天清晨都会出洞练武,只要她能引开叶孤一刻钟的时间,他就能盗得解药。

论武功,杨胜男肯定不是叶孤的对手,但她可以借助月华山复杂的地形和叶孤周旋,更何况遇到危险,她还有尹小飞给的五焰筒压阵,相信引开叶孤一刻钟的时间,还是不成问题的。

此时,晨曦微露,在啾啾的鸟鸣声中,归洞的石门开启了,一个面如冠玉,肋下悬着一柄金钩的年轻人走出洞门。难道这个年轻人就是魔头叶孤?

杨胜男见尹小飞点头,“嗖”地一声蹿了出去,她左手握着五焰喷毒筒,右手一扬,一蓬天乙针便以漫天花雨的打法射了出去。突遇暴袭,叶孤反应奇快,忙用手中的金钩将那蓬天乙针打落,喝道:“何方狂徒,竟敢来月华山撒野!”

杨胜男本想用完一蓬天乙针就跑,将叶孤引开,没想到叶孤动也不动,反而伸手从衣袋里摸出一枚“胆大狂徒”的翻天印。随着叶孤取印在手,他的衣袖一动,竟从里面跳出一只两拳大小的猴子来。

杨胜男喜爱读书,她曾在渔樵山庄的藏书室里翻看过一本叫《古今灵兽谱》的书籍,书中记载过这种小猴子的名字,叫雪山神猱,原产于昆仑山,行动如电,快逾人类几倍,如果攻击人类,可令人类防不胜防。

雪山神猱接过叶孤手中的翻天印,冲着杨胜男就飞纵过来。杨胜男恍然大悟,难怪很多武林高手都吃了翻天印的亏,原来是这只雪山神猱在作怪!

杨胜男忙按下手中的五焰筒,毒烟和火焰一起发了出去。雪山神猱纵是灵兽,也怕火烧,神猱遇险,吓得急忙退后,躲进叶孤的袖子里再也不敢出来了。

叶孤为避五焰筒的毒烟和火焰,也是斜飘两丈。尹小飞见机运起轻功,鬼影一样闪进了归洞之中。

3.大阴谋

叶孤已经识破了杨尹二人的调虎离山之计,他避过了五焰筒发出的毒烟和火焰后,迅速返回洞中。

杨胜男怕尹小飞对付不了叶孤,便紧跟叶孤进了归洞。归洞并不很深,走了七八丈深就到了洞底,洞底是个两丈长一丈宽的石厅,石厅中除了生活用品外,就是一些坛坛罐罐。借着松油蜡烛的光亮,发现石厅中根本就没有尹小飞的人影。

叶孤一见洞中没有尹小飞,叫了声不好,便要冲出洞外。正在这时,一个黑色的铁球沿着石洞“骨碌碌”地滚了进来,上头还“丝丝”往外冒着青烟。

叶孤和杨胜男看着这个漆黑的冒烟铁球,惊呼道:“唐门霹雳火!”

唐门霹雳火威力巨大,一枚霹雳火炸塌这座归洞绝对没有问题。此时若再想从前洞冲出去已经来不及。叶孤反应迅速,他抬腿一脚,将这枚霹雳火踢到了石厅的一个通风孔内,一把拉住杨胜男,闪身躲进了石厅角落的暗洞之中。

被叶孤踢进通风孔中的霹雳火首先爆炸,接着归洞洞口又传来了第二声爆炸,这两声爆炸震得杨胜男双耳嗡嗡响,五脏六腑就好像凌迟碎醢一样难受。

待爆炸声停止,杨胜男这才想起是叶孤救了自己一命,她虽然被硝烟呛得连声咳嗽,但还是倔强地问:“你救我是什么意思?”

叶孤淡淡地说:“你不觉得自己是被骗了吗?”

尹小飞在火焰和毒烟弥漫中冲进归洞纯属是个骗局,他一定是将自己贴挂在归洞洞门口上方的石壁上,待杨胜男和叶孤进入归洞后,他立即引爆了两颗霹雳火,目的是炸塌归洞,让叶孤埋于深山,死于非命。

尹小飞不顾杨胜男的性命,下手确实够凶狠够毒辣。

杨胜男自小生活在渔樵山庄。渔樵山庄背靠渔樵山,故此,她对山里的情况非常熟悉。叶孤和她隐身的山洞中,有一股股带着花香的山风不时吹进来,这就说明这条暗洞可以直通外面。杨胜男摸黑急走了一阵,终于从一个被藤萝掩盖的暗洞里走了出来。尹小飞并没有离开已经炸塌的归洞的洞口,他正在欣赏着自己取得的战果——虽然他没有得到翻天印的解药,但炸塌归洞,除掉叶孤,也是一份足以轰动武林的巨功!

杨胜男看到心狠手辣的尹小飞,怒从中来,她喝道:“尹小飞,我要杀了你!”

尹小飞一见杨胜男没死,哆嗦着嘴唇说:“胜男,你没有死,这太好了!我为武林除魔,难免会伤及无辜,你要理解我!”

叶孤也从暗洞中行了出来,他跃上一块巨石,冷笑道:“好一个为武林除魔!你心中充满恶念,依我看,你尹小飞才是真正要灭绝武林的魔头!”

叶孤挥起金钩,快比一道金虹,冲着尹小飞的喉头斩去。叶孤的钩法犀利异常,尹小飞根本就不是对手,他对着杨胜男一个劲地呼喊救命,杨胜男心一软,道:“先杀了叶孤,然后再和你算账!”

杨尹两个人的功力加到一起也不是叶孤的对手,他们被叶孤杀得连连后退,最后被逼至归洞前的断崖之旁。叶孤一声厉啸,使出了金钩织天的绝技,钩光舞成了一片金光闪闪的光幕,光幕中不见日光,只见死亡,杨尹两个人走投无路,在惨叫声中跌落断崖!

4.大秘密

这座断崖高有二十几丈,下面是一个冰冷刺骨的水潭,杨尹两个人跌落寒潭,因有武功护身,生命无虞。

两人爬上岸,这才发现水潭四周的石壁上生满了滑不溜秋的青苔,想要沿壁而上,离开这块绝地,已经是不可能了。

两个人折腾了一夜,肚子早就“咕咕”叫了,尹小飞为求表现,在水潭边捡了根尖利的竹枝下潭捉鱼。寒潭中生有一种尺长桃花色的怪鱼,尹小飞刺死了几条怪鱼,可他的两只手却被鱼血染得赤红。

尹小飞把几条死鱼丢到岸上后,就蹲在潭边开始洗手,可是不管他怎么用力清洗,鱼血的殷红之色就是不肯从他手上褪掉。

他脑内灵光一闪,叫道:“胜男,我知道翻天印的秘密了。那可怕的印泥就是用潭水里怪鱼的鱼血制成的!”

杨胜男睁着一双明亮的眼睛在水潭中四处搜索,道:“我父亲告诉过我,万物相生相克,这怪鱼既然生在此地,那么在这水潭内,必有克制它的东西!”

杨胜男最后在潭边的石头上找到了另外一种生物——漆黑色的水螺。尹小飞敲碎水螺后,用水螺黑色的汁水洗手,手上鱼血的颜色果真渐退渐消。

假如水潭中的怪鱼是叶孤制作印泥的原料,那么崖顶必有一条直通潭底的密道。两个人一路寻找,还是杨胜男心细,终于被她找到了一块几乎被青苔封死的石门,两个人合力将石门推开了。

杨胜男正要迈步踏上石门台阶,离开这诡异的地方,忽觉后背一股阴风袭来——尹小飞手持匕首,正狠狠地刺向她的后心。杨胜男眉头一皱,猛地转身低腰,但尹小飞的匕首还是斜斜地刺进了她的后背。杨胜男指着尹小飞,颤抖着声音道:“你真是狼子野心,我父亲不让我同你往来,果然没错!”

尹小飞变了脸,阴笑道:“翻天印解药的秘密,在武林中只能有一个人知道,这个人就是我!只要我杀了叶孤,天下的群雄,包括你爹,都得唯我马首是瞻,哈哈哈……”

正在尹小飞得意忘形之际,只见密道中有个人影一闪,叶孤手握金钩已然跃至他身前,道:“只可惜叶孤不是那么好杀的!”

尹小飞急忙从兜囊中掏出了一件他花重金获得的武林第一暗器——九幽夺命针。这个可怕的针筒里藏有九九八十一枚见血封喉的毒针,相信武林中任何一位顶尖高手都无法抵挡它的一击。

叶孤却丝毫不在意那九幽夺命针的威胁,他撒手丢了金钩,扶着杨胜男坐到地上,又取下她后背上的匕首,将治伤的灵药敷在她的伤口上。

杨胜男在鬼门关外转了一圈,总算捡回了一条命,她转头问叶孤:“你告诉我,你持翻天印荼毒武林,究竟是什么目的?”

叶孤解释说:“并非荼毒。翻天印实乃造福武林的圣物,我是用它来减少武林纷争。”

翻天印存在于武林已有一甲子年,叶孤是第四代翻天印的持有者。叶孤说翻天印造福武林,那绝对是有根据的。就拿杨九翼来说,九幽教的教主黑霸为夺盟主之位,已在杨九翼去蚩尤坂的路上设了三道极为厉害的必杀埋伏,叶孤用翻天印让杨九翼知难而返,实则是救了他的性命。

杨胜男认同:“如果让黑霸成为武林盟主,那么江湖一定是血雨腥风,扰攘不休了。”

叶孤摇摇头,道出了他的计划:如今江湖之中,至少有三名黑道高手希冀成为武林盟主,他们互相恶斗,武林邪教反而会削弱势力,这对正教武林是件好事。倘若某个黑道高手最后胜出,叶孤就用翻天印在他的额头上盖上“无耻小人”的印记,让他一辈子都无法抬头做人,也彻底断了他当武林盟主的念头!

见杨胜男和叶孤旁若无人地聊了起来,一旁的尹小飞恶声道:“你们讲够了没有?难道爷爷手里的九幽夺命针是小孩子摆家家的玩具吗?你们还想活命吗?”

叶孤却淡定地用手一指水潭中的怪鱼与水螺,道:“这怪鱼名叫赤血,水螺名叫阎王涎。阎王涎虽可去掉赤血鱼留在人身上的血痕,但这两种东西都有剧毒,必须先提炼去毒,方可使用。”讲到这里,他忽对尹小飞笑了一下:“不信的话,你现在可以用手指按一下九幽夺命针的机括试试。”

尹小飞闻言,狠命地按了几下九幽夺命针的机括,可是他那两只手,已经木然无觉、不听使唤了。

尹小飞急了:“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

叶孤道:“用不了一时三刻,你的双手就会腐烂透骨,三天之内,你便会在痛苦中死去。”

尹小飞闻言,顿时失措,就在他愣怔之际,那只雪山神猱对着他的脸部扑了上来。尹小飞抬手护脸,手中的九幽夺命针便“咕咚”一声掉落在地,针筒掉落的震动启动了机关,一筒毒针,全都倒射在了尹小飞的身上。

其实赤血和阎王涎并无多大毒性,它们的毒性充其量只能让人的手麻痹一会而已。与其说尹小飞是被九幽夺命针射杀,还不如说是被他自己心头所藏的邪恶所杀!

半年之后,渔樵山庄办了一个简单而又热闹的婚礼,新郎和新娘自然是叶孤与杨胜男。洞房花烛夜,叶孤对杨胜男说:“胜男,只要你一句话,我就可以去掉岳父大人额头上的翻天印印痕!”

杨胜男娇羞地说:“我想明白了,父亲当不成武林盟主未必不是好事。我们一家人太太平平地过日子,不也很好吗?”如您使用平板,请横屏查看更多精彩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