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tiebao搞笑究竟谁的错
究竟谁的错
2022-06-22

杨德林在镇上开了一家玩具厂,

这几年他生意越做越大,人也越来越时髦。这不,不久前他还花高价买了一只藏獒,取名叫“旺旺”,经常带在身边。最近为了扩大再生产,杨德林征用了二十来亩地。这天应镇上的单镇长之约,他又带着旺旺来到了工地。

两人一见面,便谈起了征用土地的补偿款问题。见四下无人,杨德林便松开了手中的皮带,让旺旺自由走动走动。

就在杨德林与单镇长谈话的时候,村里的刘奶奶拄着拐棍打这路过,旺旺见来了生人,便迅速地冲了过去。刘奶奶见狗冲了过来,忙举起拐棍,以为可以吓退这大狗,谁知旺旺可是藏獒,一下子就把刘奶奶掀翻在地。

杨德林听有人发出凄厉的惨叫,循声看去发现是旺旺闯祸了,忙大声喝止,可旺旺已撕破了刘奶奶的衣衫,咬破了刘奶奶的腿。

杨德林见状,不敢怠慢,马上把刘奶奶抱上了车,开往医院急救。由于乡镇医院没有狂犬疫苗,杨德林又开车去县医院购买了送过来。治疗完毕,他再开车把刘奶奶送了回去,又给了八百块钱,赔偿衣服加营养费,还不住地跟刘奶奶赔不是。

此时,麦子到了收割季节,往年刘奶奶家里的麦子,都是在外打工的儿子回来收割的,杨德林对刘奶奶有一种负疚感,于是就派了几个员工去帮刘奶奶割麦子。

刘奶奶高兴地抓住杨德林的手,连声说道:“杨老板是好人,是好人呐!”说着话,又借过杨德林的手机,按他的吩咐,给儿子打电话,“儿啊,你别回来了,杨老板帮咱家把活儿都张罗好了。”

儿子听娘的话,没回来。这原本是好事啊,可怎么也没有想到,刘奶奶打完电话不到三天,他儿子在外地工地上摔死了。

杨德林得知这一噩耗很同情,便去刘家慰问。刘奶奶哭天抢地,哭到最后是哭糊涂了,竟一把抓住杨德林不放,哭嚷着:“你赔我儿子的命!”

杨德林被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还以为刘奶奶悲痛过度,一时神志错乱,忙说:“刘奶奶,你的儿子死在外地,这事跟我没有关系啊!”

但事情的发展真让人哭笑不得,刘奶奶认定:“要不是你派人来割麦子,我儿子一定回来,他一回来也就不会出事了!”

围观的乡邻越来越多,他们本来对征地就很反感,认为这是夺他们的饭碗,是断子绝孙的玩意儿,所以自然都站在刘奶奶这一边,他们还七嘴八舌地议论着:“都是有钱人作的孽,养这害人的恶狗!没这狗,刘奶奶就不会住院,刘奶奶不住院……”按照他们的层层推断,那只狗是整件事情的罪魁祸首,所以杨德林作为狗主人还要赔偿!

面对如此荒唐的推理,杨德林满身是嘴也说不清了。

单镇长闻讯赶来,杨德林见来了救兵,直呼单镇长救命。

单镇长果然厉害,一来就吼道:“你们吵吵嚷嚷什么,唯恐天下不乱,是不是?”

围观的村民,一个个噤声了,可刘奶奶不怕,还是抱住杨德林死活不肯放。

“刘奶奶,你这是干什么?”见硬的不行,单镇长又换了一副脸孔,柔声细语地好言相劝,“刘奶奶,杨总对您不错。人吃的是盐和米,讲的是情和理,可不能恩将仇报啊!”

“我的儿子都没了,哪里还有我的盐和米?赔我儿子的命!”刘奶奶仍然是哭声连连。

单镇长又高声说道:“刘奶奶,您先把手放开,杨总不让您儿子回来割麦,是关心您,您可不能蛮不讲理啊。”说完,还掏出手机要跟派出所通电话。

一个老太婆到了这地步还怕你?刘奶奶随即又抱住单镇长的腿,头直往上面撞。这下子单镇长慌了手脚,忙关了手机。人都说程咬金是三斧头,这单镇长两斧头砍下去,就没气力了,只得连连求饶:“刘奶奶,快别、快别这样,有话好说嘛!”

“我要他赔我儿子的命!”刘奶奶还是那么一句话。

“可是,可是人死不能复生啊,刘奶奶,咱得讲理是不……”

人群里有人嚷嚷道:“他们有钱人有的是钱,就叫他赔钱!”

有钱人就活该赔钱吗?这话显然说得太过偏激。单镇长反问道:“刘奶奶,哪有要他赔钱的道理啊?”

“不行,不赔钱,就赔我的儿子的命来!”

围观的群众也跟着七嘴八舌吵起来,这让单镇长很紧张,他眼看着自己灭火不成,却快要引火烧身了,事情闹大了对谁都没有好处。于是单镇长就对杨德林说:“杨总,你看这事怎么办?这,这……你怕是要出点血了。”单镇长说完,两手一摊。

杨德林一见单镇长也倒戈了,不禁有点急,他说:“我和她儿子死亡这件事,是八竿子也打不到一起的啊!镇长,老奶奶不讲理,怎么你也不讲理?”

单镇长也急了,他压着嗓门,对杨德林说:“杨总,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呢?你看看,这场面怎么收拾?这女人家的一闹起来,就会没完没了,说不定还要睡到你家里去,或者想不开喝农药,那再闹出人命来,影响一旦闹大了,那会是怎样的结果?我今天这么做还不都是为了你好?”

话说到这份上,杨德林只能自认倒霉,但他坚持说可以出些钱,但决不能叫赔钱。赔钱,那不等于承认自己应该对她儿子的死亡负责了?

“那好说,好说。”单镇长随即转身去问刘奶奶,“你要多少钱?”

早有人给刘奶奶递话了,说,现在交通事故死了人都赔三十万。刘奶奶一听,便脱口而出:“三十万!”

“三十万?”刘奶奶狮子大开口,令单镇长咋舌不已。他把杨德林拉过一边,不等他开口,杨德林就怒不可遏了:“单镇长,三十万是个什么概念?同情她,出些钱表示一点同情本来是可以的。但她这么狮子大开口,分明是讹诈,难道天下没有个说理的地方?”

“唉,别、别、别……那你说多少,我来沟通沟通。”

杨德林感到为难,但又很无奈,愣了一阵便说了:“可怜她日后无依无靠的,就八万,不少了吧!”

单镇长去跟刘奶奶说了,但此刻刘奶奶的脑子里就一根筋,认定要是儿子回来割麦就不会死,她说:“我给你个面子,二十万,不能再少了!”

单镇长再去跟杨德林说。杨德林不答应,气呼呼地说:“那就让她闹吧,哪怕闹到法院,我陪她!”

单镇长哭丧着脸说:“杨总,不能、不能这么想。事情闹大了,就不和谐了嘛。我大不了丢了这芝麻绿豆官。可是、可是……”

锣鼓听声,听话听音,杨德林知道单镇长话里有话,便直接问说:“可是什么?”

单镇长索性挑明说:“你冷静地想一想,现在有些地方为征地闹得厉害,政府顶不住,不是将土地退还农民了吗?我怕这事万一闹大了,再把征地的事扯了出来,弄不好我们双方的损失就更大了!”

这话触到了杨德林的要害。当初拿这块土地,镇政府对他很照顾,现在的地价都翻番了,这笔账他算得出来,政府恼不得。单镇长见对方软了,又趁势说道:“杨总,我知道出二十万,委屈了你,就算是替政府分忧解难吧。哦,马上政协要换届选举了,我想办法给你弄个政协委员当当。人有了地位,就能更上一个台阶,才会有更大的发展,是不是?”

杨德林心里也在算账,拿二十万划得来吗?最后他心一横,脚一跺,说:“单镇长,听你的,就出二十万!”

单镇长这才长长地出了口气,总算摆平了一桩头痛的事,但杨德林越想越气,都是这旺旺惹的祸!在把二十万“赔”给刘奶奶的同一天,他叫来几个大汉,将旺旺拖出来,将它就地正法了。

然而这件事情并没有就此打住。不久,网上出现了不少帖子,网民都在讨论:刘奶奶要求赔儿子,是否太蛮?杨德林赔二十万,是否太戆?单镇长一味迁就,是否太软?

你经常买到高价低配的手机?其实多看看 无忧岛资讯 的百家号,就不会被别人给骗了~